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

向原住民族道歉,然後呢?

【向原住民族道歉,然後呢?】

文:簡年佑/Akoy 公民憲政推動聯盟執委

蔡英文將「向原住民族道歉」作為總統大選時的政見,執政後為了落實這項政見,卻在8月1日上演一場可謂荒謬的道歉劇碼。總統府前的原住民族人硬生生被拆散成接受、不能接受道歉的兩群。8月3日下午,蔡總統在幕僚及隨扈陪同下,親自走到凱達格蘭大道上,傾聽為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徒步環島的族人們的心聲。


肯定蔡總統親自溝通誠意十足


在惹起不小爭議甚至網路上越演越烈的論戰之後,蔡英文願意「走上街頭」直接面對原民團體及族人們對於轉型正義獨漏原住民族議題的疑慮,向原住民族歷史上受到的迫害致歉的誠意,以及嘗試解決問題的努力確實值得肯定,這樣的舉措也確實在歷史定位記上正面的一筆。

然而,在整個「街頭對談」的過程中,蔡總統對於巴奈、馬躍比吼、Namoh等人的疑惑,卻多以「道歉文中有提了」、「我們一起開會討論吧!」回應,並且在問到具體的個案(如拉瓦克迫遷、杉原棕櫚灣開發案)如何解決時,蔡英文及其幕僚也並沒有實際的想法。


而有關時程的問題,也都託辭「改革需要時間」雖然誠心對話的姿態著實令人感動,卻也在這個對話過程中,看到了蔡英文以總統身份代表國家、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之前,似乎並沒有切實做好充足的理解與準備工作。在這個當面對談之後,或許蔡政府應該重新檢視在這整件事情上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決心,究竟有哪些事根本不能只期待「開會解決一切」。



蔡政府必須要有憲法層次的決心


當族人提到最關切的如何歸還土地之問題時,蔡仍然停留在提出:未來要落實原基法、訂定土海法以及公告傳統領域,然而這些事實上早已是拖到不能再拖、政府理所當然應該要做的行為。過去國民黨執政時,上述都是再三被公民團體、原住民族人大力批判、應做而未做的事情。蔡政府要做的是,再更進一步的從憲法層次上,直面原住民族歷史上被忽略、壓迫的事實,如果想要認真啟動所謂原住民族轉型正義,憲法已是不能不改。

又例如對談中提到的立委選制,直到現在我們還被區分為「山地」、「平地」原住民,這樣的隔離區分是直接在憲法中明定的,也早有許多人提過這個選制造成的各種惡果,相信蔡政府不可能沒有意識到這項重要議題,如果僅以她聲稱的「先從行政部門來做」,如何能期待處理到這個層次上的問題?


至於中華民國政府與原住民族的準國與國對等關係,也早在2005年前後提出憲法原住民族專章草案,有關原住民族自治、集體權、準國家主權的各種構想,也並非撇除過去的積累可以憑空致生,更遑論扁政府時代已宣誓的新夥伴關係,然而我們在這次道歉的過程中,似乎都已被遺忘、不清楚這些訴求的意義,甚至產生了蔡政府有種「求快不求好」的錯覺。



正視歷史正義,修憲不應拖延


蔡英文願意以總統身份,代表國家、政府向原住民族正式道歉,其聲稱作為和解的第一步,仍令人期待並寄予重望。但是,假使蔡英文真的有心,接下來就應該慎重、嚴謹的重新檢驗並矯正所有體制上現存的壓迫,也就是在現今法律上的缺漏與歧視。並且,更重要的是,下定決心將憲法定下的錯置根基儘早全面改革,否則堂而皇之的宣稱要保障原住民族權益,恐怕最後也只能盼來虛幻的夢一場。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