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

專題文章/給我們一部實現性別正義與社會公平的憲法!

文/覃玉蓉 婦女新知基金會政策部主任

  去年佔領國會運動的開展,讓許多人意識到政治權責不符、社會經濟不公,是因為我們缺乏一部真正保障人民權益、具有活力的憲法。許多團體在佔領國會運動結束後,共同成立了「公民憲政推動聯盟」(憲動盟),以推動由下而上的全面憲改為目標,期望進一步深化民主、實現社會正義,婦女新知基金會也是聯盟創始團體之一。
  為了敦促兩大黨政治人物正視、承諾、實踐憲政改革,倡議憲改的重要性,憲動盟以及公民團體近幾個月不斷召開研討會、記者會談憲改,有更多的團體在各地透過審議民主的方式,邀請民眾一起從各種面向談憲改。
  憲動盟於2015112召開「憲動盟呼籲各政黨由下而上推動全面憲改」記者會,喊出「全面憲改」、「由下而上」、「降低門檻」、「兩步到位」四個憲改原則,其中「二步到位」是指在「由下而上 全面憲改」的前提下,由重要政治勢力組成的國是會議,應承諾分別於2016大選時機,以及2018地方選舉兩階段完成全面憲改,並分別就各該階段訂出完整的程序計劃。
 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出席記者會時特別提到,由於憲改的發動與通過門檻極高,過去台灣的憲政改革,往往淪為握有政治權力者的競技場,弱勢者的議題或聲音都很難在憲改過程中被聽見,呼籲各個政黨的憲改主張應該用親民的方式呈現,並承諾以更開放的程序蒐集憲改提案,讓更多人民參與其中。


◎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林秀怡於記者會發言

  然而,一直到1月底,我們看到兩大黨儘管嘴上喊憲改,立法院卻沒有任何動靜。婦女新知基金會遂與臺灣守護民主平台、臺灣人權促進會、司法改革基金會共同召開「啟動憲改鐘,憲改不早終/走鐘」公民團體聯合記者會,啟動憲改鐘,宣布開始為本會期立法院通過修憲案倒數計時,並將對兩大黨與立法院的修憲進度,展開緊迫盯人的監督與倡議行動。
 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在記者會上指出,新知作為性別運動倡議團體,對於憲政改革最關切的就是選制改革及催生完整的新權利憲章。選制改革才能具體保障並促進女性參政,而新權利憲章才能把重要人權及性別議題納入憲法,提供實質保障。我們的兩項主張如下:
一、選制改革-落實性別比例及保障弱勢及多元發聲
  現行選制不利於女性參政與弱勢發聲,再加上小黨門檻的因素,使得女性參政必需看兩大黨臉色。從近三屆立委選舉的性別比例來看,可以清楚看到女性比例上升主要落在不分區立委席次,區域性的進展不大。單一選區制對女性參政較不利;而原民參政,只分山地及平地兩區選舉,沒有不分區法定名額保障,女性要參選與獲得發聲權,完全要靠黨政策決定。
  目前雖然有人提出選制改革,但是卻沒有處理到性別比例問題。性別比例的規定要配合合理選制才能發揮作用,而合理的選制,也必須要有性別比例的設計。因此,針對選制改革,我們要  求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,改並立制為聯立制,並且搭配政黨法及相關法規修正,才能有效提升女性參政,落實性別比例。
二、新權利憲章-照顧公共化等重要人權與性別平等價值入憲,落實保障
  受到良好照顧與保障生存權,是人的基本權利;照顧應該是公共責任,同時也是國家應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。但是,近幾年政府在照顧議題上卻反其道而行,從兩岸服務貿易協定開放中國資本來台投資、長照政策開放保險業投資與營利、以及不增設公共托育中心反要圖利私營業者的托育政策等等,都可以清楚看到整個國家政策在照顧議題上,是朝向營利化及私有化邁進,將照顧責任推回個人或個別家庭能力負擔,來決定其生活品質,最後往往迫使家屬做出重大犧牲來提供照顧,其中女性為大宗。人權與性別價值不能打折,我們反對新自由主義的照顧政策,要求人權與性別平等價值應納入憲法,具體規範國家義務,保障人民基本權利。


【觀點】選舉制度跟性別有什麼關係呢?怎麼改比較好?
關於選制跟性別的關係,我們的監事、台大政治系副教授黃長玲老師整理了兩個重點:
1) 「複數選區」(同一個選區裡,應選出來的席次大於一席;就像每個班級選班代,必須選出不只一個班代),比「單數選區」(每個班級只能選出一名班代),對女性有利。原因是當選者只能有一個人時,選民會傾向讓男人當選 (the default group in political establishment)。此外,一般而言,「政黨比例代表制」,也對女性或其他少數群體比較有利,因為如果選民是投給一份名單而非投給個人,他會希望看到名單上有自己的代表,由於選民是多元的,因此政黨為了吸引選票,也會使得名單比較多元。
2) 雖然選制對女性的友善程度有差別,有了「比較友善」的選制,並不會自動導向「降低女性或少數群體參政門檻」的結果,明顯的例子是拉丁美洲國家,在1990年代以前就使用比例代表制,但是當時女性在國會裡的比例並沒有很高。當代關於 gender quotas (即「婦女保障名額」或「性別比例原則」) 的研究,已經很清楚顯示,「政黨比例代表制」必須搭配像「性別比例原則」這樣的體制設計,才是女性代表性提升的關鍵,而「政黨比例代表制」比「單一選區制」容易搭配這樣的體制設計。
  拉回來看台灣的立委選舉制度
  目前台灣人每四年要選出113席立委,其中73 (64.6%) 是「單一選區」選出來的(就是對女性和少數群體比較不友善的那個選制),6(5.3%) 原住民席次透過「複數選區」選出(對女性比較友善的選制,但...),剩下34席所謂的「不分區立委」(30.08%) 就是由「政黨比例代表制」產生(也是對女性和少數群體比較有利的選制)。其中只有「不分區立委」搭配了 gender quotas 的設計(憲法中的婦女保障名額-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)。

◎資料來源:婦女新知基金會整理

  2008年立委選舉開始規定「不分區立委」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(不分區立委 30% x 1/2 = 15%,亦即15%的婦女保障名額),再加上從單一選區肉搏戰中出線的女立委們,女性立委席次佔總席次的比例才從兩成 (20.89%) 增加到三成 (30.09%)2012年選舉後達到現在的三分之一 (33.63%)。表面上看起來有進步,但若憲改早終或走鐘,短期內我們的女性立委席次都不會再顯著提昇了。

◎資料來源:婦女新知基金會整理

所以呢~如果要創造有利女性/少數族群參政的環境,選制改革的時候應考慮增加「政黨比例代表制」選出的席次,並搭配女性和少數群體 quotas 配額制度/比例原則。特別是原住民目前在「不分區立委」中仍無保障名額,而原住民女性要選立委,只能看個別政黨提名政策多友善,咳,於是出現原住民女性立委參選和當選比例從來沒超過0.9%的超低比例。


文章出處:婦女新知基金會 314期通訊

熱門文章